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起底“揭陽幫”:萬慶良與陳弘平共用情婦曝光

2014-07-21 09:40:59來源:網易網分享到

2010年4月,時任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履新廣州市長,創造了“改革開放以來廣州最年輕市長”紀錄。

2010年初,廣州芳村南部珠江北岸,一棟環形大廈拔地而起。

不久后的4月,時任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履新廣州市長,創造了“改革開放以來廣州最年輕市長”紀錄。

2013年末,“廣州圓大廈”竣工,一枚金光閃閃的“巨型銅錢”定型。與此同時,隨著直接下屬、廣州市副市長曹鑒燎的倒臺,渴望仕途更進一步的萬慶良,開始感到“權力帝國”的搖搖欲墜。

這是廣州房價瘋漲的4年,也是廣州狂飆突進“造城”的4年。今年6月27日,萬慶良落馬后,一位規劃專家的譏語“規劃之神”廣泛流傳,其力推的“新型城市化”概念則在逐步淡化。

如同一個絕佳隱喻:“廣州圓”被部分專家視作珠江北岸新的視覺秩序。但在大眾眼里,這種秩序直接與“土豪”、“暴發戶”畫上了等號。

23年,從嘉應師專中文系剛畢業的普通教員到副省級干部,“火箭式升遷”為萬慶良加冕了諸多光環。廣東省委原副書記劉鳳儀如今被公認為是萬的政壇“教父”,在萬調任揭陽市長后不久便因病去世。

一位知情人士稱,其過早逝世對萬慶良打擊、影響很大,“萬慶良早年太順,劉鳳儀去世后,他少人指點,變得心理脆弱,內心也開始膨脹,最終失去了方向。”

知情人士告訴澎湃新聞,2008年春節,時任揭陽市委書記的萬慶良攜巨款進京拜年,陪同者正是揭陽地產“霸主”創鴻集團(下稱“創鴻”)董事長黃鴻明。節后,萬慶良如愿升任廣東省副省長。

幾乎與萬慶良調任廣州市長同時,創鴻將總部移至廣州,頻繁拿地。一年半后,萬慶良的揭陽“老搭檔”陳弘平也由揭陽市委書記調任廣東省人大農村農業委員會主任,三位昔日的“兄弟”,再次匯聚在命運的交叉路口。

2012年12月,陳弘平因涉嫌嚴重違紀被查。將近一年后,黃鴻明因涉嫌巨額賄賂陳弘平被刑拘。如今他與萬慶良的私交之源也正在浮出水面,兩人同為華南理工大學第三屆EMBA班同學。

陳弘平和萬慶良的交集則更具有戲劇色彩,坊間盛傳這前后兩任揭陽市委書記,共用同一情婦,并各育有一子。

成于揭陽,墜于廣州。兩地都無可避免地成為三人的名利場,輪番上演權力與金錢競相追逐的游戲。

萬慶良的一位老同學曾對媒體回憶,萬慶良極少在飯桌上談及官場,一次偶發感慨,“在官場上拼的人心理都是扭曲的。”

“公共情婦”疑云

據財新網報道,知情人士透露,廣東省紀委近年查處的部分貪腐案件中已經涉及到萬慶良,“主要是經濟問題和作風問題”,但受制于干部管轄權限,廣東省紀委的調查沒有全面展開。直至中央巡視組入駐廣東,萬慶良才納入調查范圍。

有關生活作風,傳聞總是比事實“跑”得更快更遠。

一位熟悉廣州官場的媒體人士撰文稱,中央八項規定出臺以前,萬慶良去外地考察,不僅要帶齊四套班子主要領導,還要把各區區委書記、區長、各局局長都帶上,這樣大規模的黨政考察團出行必定要包機。航空公司方面對于萬書記的包機也格外“照顧”,挑選最漂亮的空姐服務,飛機餐準備得比較“豪華”。

接近南航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訴澎湃新聞,內部傳聞,萬慶良出行前,航空公司都會派人送去iPad,向其展示空姐照片,供其“挑選”。

澎湃新聞多方求證確認,萬慶良的妻子是他在嘉應師范專科學校同專業的師妹,出身于梅州大浦縣一個普通農家,并非傳聞所稱擁有深厚的家族背景。她曾先后任廣東省保監局人事教育處處長、廣東電網公司紀委副書記。知情人士稱,和萬慶良一樣,其早年也是教師出身。

一位熟悉揭陽官場的消息人士稱,在揭陽時期,兩人看上去感情很好,萬妻經常從工作地廣州來到揭陽,與萬“團聚”。

目前無法證實兩人已經離婚的傳聞。澎湃新聞記者獲悉,至少截至2012年底,他們還是夫妻關系。

澎湃新聞記者證實,兩人育有一子,曾在廣州一所國家級重點中學讀書。高一時他完成了一項節能路燈的科技創新發明,當年即斬獲第23屆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科技創新成果競賽省賽一等獎、國賽二等獎。兩年后,其更是憑此發明獲得第九屆“明天小小科學家”二等獎,成功保送中山大學行政管理專業。

澎湃新聞記者獲悉,其高中成績不佳,在班上常年倒數。該科技創新發明被指“造假”,疑由老師完成。澎湃新聞記者致電該校校長,其回復稱不清楚此事,但確認該發明所列的幾名“輔導老師”并非本校教師。

澎湃新聞記者從多個交叉信源處確認,萬慶良與情婦育有一名私生子。

一個傳聞在坊間流傳已有一年多:該情婦與陳弘平同樣育有一子。一位熟悉廣東官場的消息人士稱,廣東省紀委在查辦陳弘平案時,發現陳有情婦并育有一子。在詢問該涉案女子時,其最終供出為萬慶良亦秘密育有一子,此事報告了中央巡視組。但該說法未經權威渠道證實。

另有消息人士稱,萬慶良結識該女子在先,萬、陳兩人彼此之間對對方的事均不知情。直到后來生子,陳弘平將兩個孩子都認作是自己的。

接近廣州市委的消息人士透露,傳聞該情婦及其子已移居國外,今年春節前,有關人員曾專門前往進行DNA鑒定。

目前暫時無法證實,該情婦是否就是坊間盛傳的許小婉。但揭陽當地官場人士向澎湃新聞確認了許小婉與陳弘平的關系。

誰是許小婉?

據《汕頭日報》報道,2008年3月,揭陽市第二次小汽車號牌拍賣會在揭東金葉大酒店舉行,其中粵V18888拍出20.5萬元的高價。

揭陽公安系統知情人士稱,拍得該車牌者正是許小婉。

澎湃新聞從權威渠道獲悉,該車牌登記的所有人為許秋琳,登記車輛為一輛灰色奔馳車。“許小婉”正是許秋琳的曾用名。

許小婉現年44歲,揭東炮臺人,早年在當地開了一間小服裝店,逐步開始結交官場要人。知情人士稱,許小婉已婚,且與配偶育有多個孩子,膚白、豐滿,但樣貌并不出眾,早年風評就不好。

據此前報道,2004至2006年間,許小婉開始暴富,名下擁有數套房產,其中一套為揭陽市榕城區的江濱花園480多平米的別墅,市值達1000多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許小婉曾任揭陽市潤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昕建安”)總經理。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該公司法人代表為吳松光,1969年生,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9日,注冊資本3000萬元。

2009年1月15日,揭陽市建設局發布公示,潤昕建安核準為房屋建筑工程施工總承包叁級;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總承包、城市及道路照明工程專業承包、建筑裝修裝飾工程專業承包叁級資質。

根據國家住建部頒布的《施工總承包企業資質等級標準》要求,通過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總承包叁級資質申請,也就意味著,潤昕建安在成立的8個月內,已承接多項單項合同額300萬元以上的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總承包或主體工程承包,且最高年工程結算收入1000萬元以上。

這些工程包括這四項中的兩項以上:城市道路、橋梁、隧道、公共廣場工程;城市供水工程、排水工程或污水處理工程;城市燃氣工程或熱力工程;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工程。

“揭陽市原公路局局長鄭松標出事,就是因為跟許小婉、陳弘平勾結在一起。”揭陽市副廳級干部張力告訴澎湃新聞,在陳弘平的安排下,鄭松標幫助許小婉承包了諸多市政道路工程,“拿到工程,一轉手就是一筆回扣”。

此外,許小婉的丈夫、弟弟均曾被安排到揭陽市公安局任職。

一位接近揭陽市委的知情人士向澎湃新聞透露,廣東省紀委向揭陽干部通報陳弘平案情時,其中一宗涉及揭東金葉酒店轉讓。該酒店由廣東省煙草公司揭東縣公司興建,由于經營不善準備整體出讓時,陳弘平授意低價轉讓給許小婉,許小婉隨后高價賣出,獲利千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該酒店目前由香港名庭酒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運營管理。

“土皇帝”與“明日之星”

2012年11月30日,在卸任揭陽市委書記一年多以后,陳弘平宣布被查,成為揭陽官場倒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此后,揭陽原副市長鄭松標、原常務副市長劉盛發、原市委副書記羅歐相繼被查。

廣東省司法系統知情人士稱,陳弘平被查后,2013年矛頭就開始指向萬慶良,“證據比較明確,相關材料和線索也送到省委和中央了。”這位知情人士還透露,黃鴻明行賄陳弘平的金額超過1億元。

2003年至2008年,陳弘平一直是萬慶良的搭檔,亦步亦趨,先后接替萬慶良出任揭陽市長、市委書記。兩人相差近十歲,有消息稱,萬慶良將其看作“兄弟”。財新網亦報道稱,兩人來往,超出工作關系范疇。

在張力看來,萬慶良與陳弘平完全是兩類人,一個是政治目標高遠的“明日之星”,一個是胡作非為、素質闕如的“土皇帝”。“萬慶良怎么會和許小婉搞在一起?我不太相信。”

在每一個執政地,“勤奮”、“精力旺盛”的評價都跟隨著萬慶良。揭陽資深媒體人方亮稱,曾多次看到萬慶良為了工作早出晚歸,從政府下班后就步行回到附近的住所。

多位揭陽官場人士稱,萬慶良在揭陽時,總體評價正面,負面情況“并不明顯”。“萬慶良開啟了揭陽發展的時代,潮汕機場本來已經停滯多年,萬慶良親自帶隊一個個部門跑,最終爭取下來。中石油廣東石化煉油項目也是在他任期內打下了基礎。”

揭陽正是靠著幾屆政府“無中生有”爭取大項目的勁頭,為日后省委領導所激賞。

在2009年的一次粵東地區(揭陽市)現場會上,一位省委領導力贊,“揭陽將不可能之事變成了可能,很值得其它欠發達地區借鑒學習”,“揭陽有發展的想法,并付之于行動,且是主要領導去行動,去爭取,所以取得了成功。”

數據也證明了揭陽的“成功”:萬慶良主政的5年間,揭陽GDP一路攀升,增長率分別為:7.3%、7.4%、9.0%、14.1%、22.1%。

張力對澎湃新聞回憶,“萬慶良來到揭陽,很有干勁,工作風風火火,也比較喜歡出風頭、造勢。”方亮也透露,萬慶良十分重視媒體宣傳,“重要的稿子會親自看,一個字一個字看,很細致。”

“萬慶良中文系畢業,理論水平很高。”張力說,陳弘平則恰恰相反,“他總是標榜自己有比較深的文化底蘊,老是喜歡用一些新的怪語。”比如,“一代而強”、“一事能狂”,意思是我們這一代人就是要強勢、強勁、強力,在謀劃哪件事上想出很多瘋狂就是英雄。陳弘平的出格之語還有“法不可不依,規不可不破”等。

據張力回憶,有一次民主黨派參加的春節聯歡座談會,陳弘平主持發言,“民明、民明”叫了兩次無人應,他憤而拍桌,用潮汕話點名某民盟執委,粗話斥罵其為何不發言。“民明,普通話、潮汕話都不是,這也能讀錯,可見他水平有多高。”張力說。

現年60歲的陳弘平是土生土長的揭陽人,20歲從生產隊長起步,17年后升任鎮委書記,40歲出任揭陽市榕城區委副書記、區長。隨后,陳步步升任揭陽市政府副秘書長、副市長、市委副書記、代市長,2005年起擔任揭陽市市長。

“極度迷信風水”,是當地官場和民間對他的一致評價。揭陽官場人士及媒體人均提及,揭陽樓及廣場、榕江觀音閣就是“風水工程”的例子。

2010年12月,揭陽樓廣場舉行落成揭彩儀式。據南方日報報道,揭陽樓廣場從拆遷到建成只用了4個多月時間,創下了“揭陽樓廣場速度”。

據陳弘平作序的《揭陽樓》一書描述,揭陽樓廣場上,9根高9.8米、直徑1.6米的文化列柱弧形環立,太和碑和8方景墻連續接合,“出自東岳泰山的流紋巖巨石,以136噸的重量,歷2000余公里途程,雄踞于東來入口。”此外,揭陽樓前還放置著一座9.99米高、重達58噸、號稱世界最大最重的青銅方鼎。

張力解釋,“9根柱子,一個大鼎,明擺著是九五至尊、一言九鼎的意思,一塊泰山石,寓意泰山不倒。這些設計肯定是陳弘平拍板的,也有可能是謀士抓住他的心理。”

張力還說,陳弘平曾經提出,在通往汕頭、梅州、潮州、普寧的方向,分別建南天門、北天門、東天門、西天門,后來不了了之。

上述接近揭陽市委的知情人士稱,陳弘平還曾斥資500萬元,準備在揭東云路鎮修建一個墳,規模類似“皇陵”,而幫他出資的人正是鄭松標,錢款或源自市政公路項目。

知情人士透露,陳弘平“很懂風水”,調任省人大后,還專門雇人重新裝修辦公室,拆除更換地板磚,挪動座位,實屬罕見,引起物業不滿。

據悉,廣東省紀委主要領導曾評價陳弘平,“每天拿著羅盤,跟著風水大師走”。

不過,萬慶良離開揭陽后,還公開力挺過陳弘平。據媒體報道,2010年2月上午,時任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到揭陽代表團參加討論,高度肯定揭陽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的顯著成績,稱贊揭陽為欠發達地區實現科學發展、跨越發展闖出了一條新路子,“揭陽模式”值得總結推廣。

知情人士稱,陳弘平調任省人大后,基本不參加揭陽訪問團到廣州的各種活動,“一年多時間里都很低調。”

地產商“朋友圈”

在揭陽樓和榕江觀音閣這兩處地標背后,閃現了不少地產商的身影。

2008年11月,深圳市玉湖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暢然向揭陽市政府無償捐資1.5億元,建設揭陽樓及廣場,2010年11月底落成。

2011年2月6日,揭陽市感恩奉獻協會成立,一批揭籍潮商踴躍捐資,其中在觀音閣項目上,黃暢然和黃鴻明又各捐贈8000萬元。

陳弘平并不避諱與黃鴻明的親密交往。兩人同為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

一位知情人士對澎湃新聞稱,在北京“兩會”期間,陳弘平經常與兩個人“出雙入對”,一位是佛教人士,另一位就是黃鴻明。

黃鴻明與萬慶良也有不少交集。據華南理工大學官網消息,2006年7月,第三屆華工EMBA班結業,創鴻集團董事長黃鴻明和時任揭陽市委書記萬慶良同屬該屆EMBA學員。該碩士班的學時為2年。

據揭陽日報報道,此后,黃鴻明還曾出資450萬元,協助揭陽市委引進華南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到揭陽舉辦EMBA班,“為市委培養我市經濟管理干部人才盡己所能作出了貢獻。”

公開報道顯示,萬慶良對“老同學”多有關照。2010年12月10日,創鴻與揭陽市政府合作建設的中國玉都廣場揭幕,已調任廣州市長的萬慶良還專門發去賀信。

正是在萬慶良主政揭陽期間,創鴻開始持續發力。

創鴻集團官網資料顯示,2004年6月,創鴻在揭陽市首次國有土地使用權公開拍賣中一舉奪標,拉開揭陽房地產完全市場化運作序幕。2005年11月,在揭陽市國有土地使用權的公開招標中,創鴻又一舉奪得市區臨江南路土地的使用權,接近2公里的臨江面使該地塊成為揭陽市內最具價值的土地。

創鴻從成立至2005年,主要以住宅地產為主,2006年后開始涉足舊城改造、商業地產項目。

據媒體報道,2007年,揭陽市政府宣布攜手創鴻實施舊城改造,五年內完成舊城改造。創鴻涉獵全市舊改六大片區舊改項目,多個單體項目占地面積超10萬平方米。

但項目推進過程鬧出不少風波。有揭陽市民投訴,創鴻低價收購土地和房屋,威脅逼迫市民簽名,甚至派出黑社會打手進行恐嚇,有揭陽老兵還被打傷住進醫院。

當時,擔任市舊城改造工程指揮部副總指揮兼辦公室主任的正是此后落馬的揭陽市原常務副市長劉盛發。此前,他還曾擔任市“30億工程”指揮部副總指揮。

在萬慶良落馬的當晚,部分揭陽市領導就開始議論,其或事涉“30億工程”腐敗。

該工程名為揭陽市區城市設防綜合工程及配套市政設施建設工程,因引資30億元而得名,涵蓋防洪堤圍、市政道路、景觀等系列106個項目。當時,該工程還被廣東省水利廳宣傳為“廣東省治水歷史上引資規模最大的嘗試。”

該工程投資方為深圳市安遠投資集團公司,1993年成立,注冊資本2億元,以高速公路投資、高新技術為主的制藥和醫療器械生產、水電開發和礦山開發、旅游為四大支柱產業。投資地域涵蓋云南昆明、江蘇南京、江西贛州,廣東深圳、揭陽、惠州等地。

集團董事長為陳族遠,1962年出生于廣東省揭西縣,現隸屬于揭陽市管轄。

公開報道顯示,據審理云南省交通廳前副廳長胡星受賄案的昆明市中院確認,2003年底,陳族遠向云南省交通廳前副廳長胡星行賄3200萬元,創造了當時“中國行賄金額之最”。

但蹊蹺的是,陳族遠一直被取保候審,未被提起公訴,受到媒體廣泛質疑。

知情人士透露,安遠投資集團投資30億元,回報則是龍頸和北山兩大水庫電站的70年承包經營權,還包括沿江路、臨江路地塊的開發權。“具體引進過程,以及回報是否合理,不好評價。”

公開報道顯示,時任揭陽市委書記萬慶良曾與陳族遠共同檢查重點項目進展情況。

除此之外,也有媒體將矛頭指向創鴻在廣州發展中的問題。

伴隨著萬慶良調任廣州,創鴻也開始將版圖拓展到佛山、廣州、梅州等珠三角中心城市。

2010年9月,創鴻分別以1.57億元、2.06億元拍得廣州市南沙區兩個地塊,后開發為南沙?創鴻匯項目和創鴻?南沙一品項目。

《中國經濟周刊》對比了廣州市國土局的土地出讓文件及創鴻集團官網信息,發現兩個地塊都增加了近一個點的容積率,理論上可為創鴻多賺6.12億利潤。

澎湃新聞咨詢一位廣州地產公司老總,其表示,“廣州對于改容積率一直管理得非常嚴,一般開發商都不會有改容積率的想法,不會去觸碰這道紅線。除非有政府規劃等非常特殊的原因,否則改容積率幾乎是不可能的。”

今年1月,廣州市紀委十屆四次會議上,萬慶良言之鑿鑿,猶在耳畔:“有沒有插手工程、土地、項目,包括城市容積率?有沒有在選人用人上,買官賣官、跑官要官?有沒有運用書記的權力謀私利?這三個方面請大家監督我,發現問題及時檢舉。”(網易網)

 

安徽11选5爱彩乐 内蒙古时时彩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直绝招 安徽时时彩 星空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 新浪体育apk 广东11选5追号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基本走式图 海南环岛赛 亲朋棋牌官方充值首页 教师怎么网上赚钱 安徽11选5 德扑小游戏 欢乐捕鱼人手机官网 7m棒球比分